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很奇葩,获奖者的理论否定了经济学的基本假设:人都是自私的。我想这肯定会引来很多的争议,所以就耐心等待着经济学者们的评论,包括持续关注我喜欢的经济学者。过了几天,我跑到各种网上平台去搜索,想集众家之言于此。一来这个话题自己很感兴趣,二来想看看社会对诺贝尔奖的反应。

本文先简单介绍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内容,然后是重点,各方的评论。文章最后会说下我自己的观点。

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介绍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查理德·塞勒(Richard H. Thaler),表彰其在行为经济学(behavioural economics)做出的贡献。

塞勒将心理学引入到经济选择的分析中,通过探索有限理性、社会偏好、缺乏自制力所产生的结果,揭示了人的这些特征是如何系统地影响个人决策和市场产出的。

有限理性(limited rationality)是说,我们面对选择时,只会根据少量的影响因素,而不是权衡所有因素去做选择。另外一方面,因为讨厌失去,我们会认为某个东西在拥有后的价值比拥有前高。

社会偏好(social preferences)是说,在供不应求的时候,产品价格本应被提高,但是消费者对公平的在乎会阻止公司这么做。而在产品成本增加的时候,消费者的在乎则不会影响公司提高价格。

缺乏自制力(lack of self-control)是说我们都是短视的,把今天看的比明天重要。这也是健康饮食等美好计划失败的原因。因此,塞勒提出了一个词“助推”(nudge),来帮助我们克服短视问题。通过助推,让我们每个人都拥有健康的身体。

各方观点

《理查德·塞勒:行为经济学的又一次胜利》(公众号文章地址),这篇文章介绍了塞勒的学说,不清楚塞勒的学说的读者可以通过该文了解下,跟我上面的介绍类似,这里就不总结了。

在《奥派经济学家对塞勒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观感》(10月9日发布,中文翻译公众号文章地址英文地址)中,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认为应该完全把人的行为学与心理学区分开来,奥派认为人的行为是有目的的(也就是说人的行为可以运用逻辑来推导出来),跟是否理性没有关系。这是奥派在经济学的定义上否定了塞勒的经济学贡献,塞勒的研究跟经济学并没有关系。大卫·戈登(David Gordon)认为塞勒的畅销书《助推》有一个明显的矛盾,设计和实施“助推”的人和其他人一样都是“有限理性”,没有理由相信这些“助推”可以改善社会结果呢?史蒂文·波尔(Steven Poole)认为塞勒的大部分发现并不适用于现实世界,甚或即使是塞勒在实验室发现的所谓“不理性”行为,实际上依然是理性的行为。

在《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一个危险的男人》(10月11日发布,公众号文章地址)中,作者对整个行为经济学进行的批评,认为行为经济学是自由市场的敌人。比如他说行为经济学从“理性人假设”开始,认为市场存在大量非理性的行为,进而提出进行市场矫正的主张,变成干预主义。关于塞勒的书《助推》,作者认为塞勒提倡的是家长主义,本质上是强制。作者举了个例子:在香烟上印吓人的宣传画,用温柔方式劝告(助推)消费者不要抽烟,问题是商家为什么要自毁生意呢?那是因为有立法,是国家强制规定的结果。

早在2008年,大卫·戈登(David Gordon)在《新“白左”宣言:理查德·塞勒危险的“自由至上家长主义”》(中文翻译公众号文章地址英文地址)中就指出了《助推》中的问题,作者认为家长主义和自由主义本身就是矛盾的,而塞勒在《助推》中所捍卫的就是这两者的结合–自由至上的家长主义。塞勒认为自由至上的家长主义是不会对人们的选择造成限制。一来作者认为该书中的很多例子并不代表自由至上的家长主义(比如将器官捐赠的默认选项改成“是”);其次,做选择的人按照自己的偏好做选择,同样“助推”他们的人也是按照自己的偏好进行助推(塞勒等在书中强调说做选择的人大部分的选择都不是“自由”的选择,不是他们“真正”的想法);最后一点,作者认为塞勒在书中提出的非理性证据并没有说服力(比如关于购买保修服务的例子,塞勒认为购买保修服务是非理性行为,因为设备发生故障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作者提出不购买保修服务只是塞勒自己的偏好而已,而他的偏好并不代表理性)。

因为诺奖颁布之前我读到了李俊慧老师《经济学讲义》中关于经济学中的自私假设的章节,知道李老师肯定会痛批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在10月12日,李老师推了一篇题为《今年(2017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是近年来最水的一届》(10月12日发布,公众号文章地址)的文章。李老师一来先批评了塞勒对自私假设的否定,认为塞勒提出的有限理性完全没有解释力。因为如果假设人有时自私有时又不自私的话,由这个假设推出的理论就根本不可能被证伪,没有任何解释力。进一步,通过【自私假设是错的】推出【以该假设为基础的经济学是错的】本身就犯了“用非A推出非B”的逻辑错误。另外一点,塞勒以【结果的不正确】来反推【人是不理性的】是不成立的,它们之间并不是因果关系。因为通过理性做出的选择所产生的后果并不需要在现实中是正确的。最有趣的一点事,李老师提到了为什么金融学会比其他领域的经济学跟容易出现非理性主张,其原因是金融学的信息费用更高,同时金融学家也是自私的,所以避重就轻地修改理论而不是去调查现实。(之后李老师还转载了另外两篇批评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文章,也很有说服力,这里就不做总结了,请读者自行点击阅读:《广告中“禀赋效应”的正确解释,附其它精彩评论》《这次诺奖昭示着经济学的大踏步衰退,附其它精彩评论》;还有一篇是张是之的文章,观点也类似,一并奉上:《对理性的误解》

我的观点

先说下我对【网上对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反应】的观感。网上关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文章主要涉及到这些内容:1. 介绍塞勒的学说;2. 以塞勒的学说解释一些行为;3. 借此卖塞勒的书;4. 警惕塞勒的学说导致的国家干预;5. 从逻辑上分析塞勒的学说漏洞;6. 批评塞勒的《助推》等书。上文提到的那几篇文章,主要是以批评为主,也是我认为最好的几篇文章。从我的搜索结果来看,大部分的文章都是鼓吹夸大塞勒的学说或者以卖书为目的,都不值得看。值得看的是上面我列举的那些文章,批评得有理有据。这次对该事件的持续关注,让我更加全面的了解了各方的观点,各个不同,各有各的侧重点,很是有趣。

至于我对塞勒学说的观点,也是持批评态度。下面是我的浅评(由于才疏学浅,想要更全面更有说服力的评论文章,还请看上面提到的那些文章):

关于“有限理性”,我认为是塞勒对“理性”概念的理解不清楚。塞勒认为我们在做选择的时候只是根据少量的因素,而不会去衡量所有的因素,进而推出人是有限理性的。不知这进而从哪里来。首先,通过少量因素做选择并不代表不理性;其次,假如衡量所有因素所花费的成本巨大,那么只根据少量因素做选择就是理性的(尤其是根据那些关键性的因素),衡量所有因素做选择反而是不理性的。

由“有限理性”延伸出的“缺乏控制力”,进而提出“助推”的概念,本身也是站不住脚的。就拿抽烟来说,站在塞勒的角度肯定会认为这是一种不理性的行为,需要助推他一下;但是,假如站在某个抽烟者的角度,他会认为我抽烟可以拉近和客户的关系,谈得一笔生意,过上更好的生活,这完全可以抵消这支烟所带来的伤害。这里的核心是不同的人做同一个选择时所处的情况是不同的,对于某个人做的决定是不是理性的,首先需要知道他做选择时所处的情况,即当时的局限条件是怎样的。只是说抽烟是不理性的并没有任何解释力,因为我为什么不可以说不抽烟是不理性的呢?